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松平的博客

 
 
 

日志

 
 

对人民法院报3月3日“法官说法”栏目中《本案被告人的行为构成盗窃罪》一文的商榷  

2011-07-25 20:41:24|  分类: 案例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3月3日人民法院报“法官说法”栏目发表的《本案被告人的行为构成盗窃罪》(以下简称《本案》)一文中,作者对该案中被告人付某将从租赁公司租赁到的两辆轿车质押给他人然后又秘密开走退回给租赁公司这一案件进行了分析,作者认为付某构成的是盗窃罪而非诈骗罪。

该案案情是这样的: 2010年2月21日、8月4日,被告人付辉从康福租赁公司租借中华牌轿车(价值67600元)、别克凯越轿车(价值72300元)各一辆。5月18日、8月21日,付辉伙同被告人胡军事先配制两车的钥匙后,冒用车主胡凯、高鹏飞的身份,将上述车辆分别抵押给汪海和王国胜,得款4万元、5万元。5月22日、8月22日,付辉刚伙同胡军在汪海和王国胜所住小区,采用钥匙开锁、大力钳剪链条锁等手段,将上述车辆窃走后,还回康福租赁公司。

但是在本律师看来,上述观点值得商榷,付某构成的应该是诈骗罪。

《本案》将付某的行为以盗窃罪定性,显然是从他最后秘密将车开走这个情节来对全案进行评价的,如此定性也就意味着付某侵犯的财产是被他秘密开走的轿车。但是这就不符合事实,因为其一,轿车本身属于租赁公司所有,最后也归还给了租赁公司,轿车这一财产及租赁公司对它的所有权没有受到任何损害。其二,正如《本案》认同的,此案中的被害人是分别借钱给付某的汪某和王某。而从付某行为的直接结果看,被害人遭受侵害的财产恰恰是他们“借”出去的4万和5万元人民币。

所以,付某犯罪行为的对象不是两辆轿车而是他“借得”的9万元人民币,犯罪的数额是9万元而不是两辆轿车的价值139900元。明确了这一点,再来分析付某行为的定性就非常清楚了。付某正是通过伪造事实、隐瞒真相的方法,从被害人那里取得9万元的,被害人是因为陷入了认识错误,看似“自愿”地把9万元“借”给被告人。付某这种手段名义上是“借”,其实质就是诈骗,当然构成诈骗罪。

《本案》一文还提到,案中的被害人由于善意而取得了对轿车的质权,被害人对轿车的占有是合法的,并认为采用秘密手段侵犯他人合法占有的财物完全可能构成盗窃罪。对此笔者也完全赞同,但是,采用秘密手段侵犯他人合法占有的财物构成盗窃罪是有原因或者说是有条件的,即只有在被害人合法占有的财产被盗窃后被害人负有向财产的权利人赔偿损失的情况下被告人的行为才能构成盗窃罪。而《本案》所讨论的情况则完全不同,作为被害人的汪某和王某根本不要也不应向付某赔偿。

在笔者看来,如果此案中付某从被害人处取得9万元后将其挥霍,也不将轿车退还给租赁公司,这时对付某如何定性倒值得仔细探讨。这时不仅面临到底是租赁公司还是汪某两人是被害人的问题,还要解决假如认定租赁公司是被害人那么付某构成的是什么罪名的问题:是诈骗还是其他罪名例如侵占?笔者的基本观点是,宜将付某犯罪的对象认定为租赁公司的轿车,而他从汪某两人处取得9万元则认定为不可罚的事后销赃行为;而对付某行为的定性,则要区分他非法占有轿车的故意是在他实际占有轿车之前还是之后产生的,如果租车之初即有这样的故意那么构成的是诈骗罪,如果是在租车之后才产生非法占有轿车的故意,那么应该构成侵占罪。由于篇幅所限本文在此不做详细展开。

  评论这张
 
阅读(2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