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松平的博客

 
 
 

日志

 
 

陈某诈骗案刑事辩护词  

2011-08-24 20:16:21|  分类: 刑事辩护词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受××人民法院的指定,湖南业达律师事务所指派本律师担任本案被告人陈某的指定辩护人。经会见被告人、听取其意见和辩解、全面分析本案案情,本辩护人认为,被告人陈某从市产权处领取7万元完全是其行使正当民事权利的合法行为,根本不构成起诉书所指控的诈骗罪。

在详细阐明辩护理由之前,有必要首先指出两点:一是起诉书的一处笔误,一是侦查案卷一中所附的两份《市产权处进步巷21号房屋结算书》(以下简称《结算书》)的认定和取舍问题。起诉书的第二页第三段称:“被告人陈某--------,骗取公司钱财,数额巨大------”,本人认为,其中的“骗取公司钱财”似应为“骗取公私钱财”。因为,按照起诉书的指控,陈某是骗取了产权处7万元,而很明显产权处不是公司,所以陈某没有骗取公司钱财,“公司”应属“公私”的笔误。此为其一。

其二,侦查卷第62-65页附上了两份《结算书》,这两份《结算书》的标题、甲方乙方的名称、落款日期完全相同,所认定的房屋总价格也完全相同,但是对于乙方付款的情况的认定却存在较大差异,一份认为乙方付款数额是512万元,另一份认为乙方付款数额是5655633元。由于《结算书》中乙方即产权处的付款情况直接关系到产权、进步花园开发办(以下简称开发办)、陈某岳母李某这三方当事人之间的民事权利义务关系,也直接关系到本案的事实,所以需要对两份《结算书》予以认定取舍,即我们到底应以哪份《结算书》作为认定相关事实的依据?对此,本辩护人认为,应以甲乙双方都签字盖章的那份《结算书》作依据;甲乙双方没有签字盖章的那一份无效,不能作为认定相关事实的依据。道理很简单,由于双方没有签字盖章,那么就欠缺必备的成立要件,这样的《结算书》当然无效。据此,产权处从开发办所购房屋的价款是5623268.5元,而截至2001年12月27日实际付款5120000元。

明确以上两点之后,本人下面发表具体的辩护意见及理由:

一、陈某从产权处领取7万元是陈某(代其岳母)向产权处代位行使债权的合法行为,根本不存在非法占有产权处财产的问题

前面已指出,产权处应付开发办购房款5623268.5元,截至2001年12月27日实际付款5120000元,再联系2006年12月25日《关于产权处购买进步花园房产结算会议纪要》中确定的“在维持原结算方案的同时按2001年的决算单价和面积减去开发公司收回B栋西头四套住房275㎡,每平方米1050元计算,产权处不再扣除其它任何费用”,截至2006年12月25日产权处还欠开发办购房款214518.5元,这一点应该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与本案密切相关、同样不容否定的另一个事实是,开发办应退还陈某岳母李某购房款7.8万元。李某向开发办支付了7.8万元的房款,并办理了B栋801房的产权证,但是在陈某被原所在单位调查期间,该房又被刘某、周某抵给工程队以支付工程款以至于最后李某没有实际得到该房屋,这些都是被被告方提交的证据充分证明的事实。

由此可以看出,产权处、开发办、李某这三个不同主体之间存在如下债权债务关系:产权处欠开发办购房款214518.5元,而开发办又应退还李某购房款7.8万元。在开发办未以自己的名义向产权处主张权利的时候,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一条,李某完全可以以自己的名义行使债权代位权,直接要求产权处支付7.8万元的房款和利息!这是法律赋予李某的正当权利!又由于李某和陈某之间的亲戚关系,并且李某已经声明其在开发办所交的房款由陈某收回并归陈所有,因此,陈某从产权处领取7万元,完全是一种合理合法的正当行为,根本就不是违法行为,更遑论诈骗罪这种犯罪行为!这7万元,本来就是应该由产权处退还给李某或者陈某的,是陈某完全应该得到、本来属于他自己的财物。起诉书指控陈某非法占有他人的7万元钱财,这完全违背事实,也明显违反了现有的法律规定。

二、在本案中,产权处没有任何财产损失,根本就不是诈骗罪的受害者

按照起诉书的指控,产权处是陈某诈骗行为的受害者。本辩护人认为,起诉书的这种认定完全不符合事实。

前面已经分析指出,在产权处还欠开发办购房款214518.5元、开发办又欠李某购房款的这种三角债务关系下,李某有权行使债权代位权,直接要求产权处代替开发办偿还自己的7.8万元购房款。从另一个角度即从产权处的角度而言,就是产权处向陈某(代替李某)直接支付7万元,具有自己向开发办支付7万元欠款的同等法律效力!也就是说,产权处向陈某支付了7万元,同时也就减除了自己对开发办7万元的债务。

这样一来,产权处虽然付出了7万元,但同时减少了7万元债务。产权处有财产损失吗?当然没有!产权处是诈骗罪中的受害者吗?当然不是!

由此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产权处这个所谓的受害者这么多年一直没有报案,为什么此案经过退回补充侦查,侦查机关仍然没有对所谓的受害者产权处进行调查取证。本来在诈骗罪这种有被害人的案件中,受害人报案是非常积极主动的,因为他是利益的受损者。本案中的产权处如果受骗那么它更应当立即报案,因为产权处是国家事业单位,涉及到国家财产的保护问题,如果产权处被骗却不报案,那么相关领导就属于渎职,将被追究法律责任。此外,在诈骗罪这种有被害人的案件中,被害人陈述是一种非常重要的证据,本案也不存在侦查机关找不到或者难以找到产权处的问题,侦查机关应该对受害单位进行详细的调查取证。可是,本案中产权处竟然一直没有报案,侦查机关也竟然没有就受害者的财产损失情况向受害者进行调查取证,其中的奥妙和原因就在于本案中产权处实际上没有遭受财产损失根本不是诈骗罪的受害者,所谓的“产权处被骗7万元”完全是想象出来的。

三、本案中,产权处的前后两任处长周某和占某都不存在被陈某欺骗的问题,陈某所谓的伪造公函完全是被产权处逼迫下的无奈之举

陈某1999年即被部队开除退伍,这一点产权处的前任处长周某早就知道了,到2006年陈某向产权处提出要钱的时候,时任处长占某也早已知道了。产权处明明知道××招待所已经移交地方不再存在,明明知道陈某不是什么招待所的领导或者工作人员,我们还能说产权处被陈某“伪造”的公函欺骗了吗?当然不能。

陈某的供述清楚的还原了这份“伪造”公文的来历:2006年12月25日,陈某、周某、刘某、徐某四人在名都茶楼召开协商会,签订了会议纪要。当陈拿此纪要找占某要钱时,占提出要写明由陈来结算、收款和处理各种事务。后陈又找到周、刘,在纪要上加上了“该项目全权由陈某负责结算、收款和处理各种事务”这样一句话。陈再去找占,占仍不同意,提出要以某分部或者招待所的名义开个文件证明由陈负责结算和处理各种事务。当陈告诉周说十九分部不开证明,招待所又移交地方时,周对陈说那你自己想办法。在这种情况下,陈才找到以前留下的盖有“××招待所”印章的空白纸“伪造”了那份公函。占才同意付款7万元,并提出另两个条件,一是陈必须登报注销李某明名下的B栋801房的产权证,二是产权处与陈的债务关系了解,于是才有了后面陈某登报注销李某房产证和占某那四个字的签字。

关于陈某上述供述的真实性以及这份所谓伪造公文的前后经过,侦查机关本来可以向占某进行调查取证以查明事实真相,但遗憾的是,侦查机关没有这样做。不过本辩护人认为,陈某的上述供述应该是真实的,因为如果不是产权处占某处长提出要陈开具证明来,陈何必自找麻烦,自讨苦吃呢?因为陈本来可以合理合法的领取那7万元。

占某要陈开具证明来才付款,这点也可以理解。因为占毕竟不是法律专业人士,不知道产权处直接向陈付款可以产生减除产权处对开发办相应债务的法律效力,他怕产权处付了陈7万元后,招待所或者十九分部又来向产权处要这笔钱,所以才一定要陈提供这样的公文和证明,以免除今后可能的麻烦。可以说,占在处理这个问题时是非常谨慎甚至于是过于谨慎的。这又进一步证明,产权处没有受骗、没有财产损失,产权处不是什么诈骗罪的受害者。

在本辩护人看来,公诉机关只依据一份由陈某开具的公函就认定陈构成诈骗罪,这真是天大的误解!从别人那里拿回本来应该属于自己的东西,能构成诈骗吗?更何况,陈开具这份公函完全是被产权处逼迫、刁难的结果。产权处的两任处长周某、占某明明知道招待所已经移交地方不再存在,明明知道陈某不是什么××招待所的领导或者工作人员,如果按照起诉书指控的这样认定陈构成诈骗罪,那么占某、周某是否也构成诈骗罪的共犯呢?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尊敬的公诉人,诈骗罪具有严格的构成要件,并非只要有一点不真实的因素在内,该行为就成立诈骗罪。成立诈骗罪,要求行为人有欺诈行为,要求行为人的欺诈行为使受害人产生认识错误,要求受害人基于认识错误而处分或交付财物,要求受害人基于这种处分或交付行为遭受财产损失。联系到本案,抛开陈某是被逼迫才提供那一份公函不论,产权处既没有因为陈的行为产生认识错误,也没有基于认识错误而处分或交付财物,更没有遭受财产损失!所以被告人陈某根本不构成诈骗罪!

最后需要指出的是,从本案的整个过程看,产权处不是如起诉书所认定的那样是受害者,产权处实际上恰恰是个受益者,陈某也并非如起诉书所指控的那样是个侵犯他人利益的犯罪人,陈某才真正的是个利益受损者。起诉书把事实完全颠倒了。产权处原本欠开发办购房款214518.5元,在代替开发办支付李某的7万元房款后,产权处还占了144518.5元的便宜,这份便宜至少到现在为止产权处是得到了,所以产权处是当之无愧的受益者。而陈某本来应该可以为他岳母追讨到购房款7.8万元,但是实际只得到7万元,由于其岳母已声明她的房款由陈某负责收回并归陈所有,那么陈某就至少损失了8千元,这7.8万元10余年的利息就不去算了,至于用那7.8万元在1996-1997年买的房子到今天升值的巨大差价也不去计算了,那被没收的5000元取保候审保证金也不去计算了,那种因为被拘留、逮捕、取保候审、通缉而造成的对生活和精神的创伤就更不去计算了。

所以,被告人陈某才是个实实在在、彻头彻尾的冤大头。陈某的遭遇令人同情、让人叹息。作为被告人陈某的指定辩护人,本人最后只请求庄严神圣的法庭,根据已经非常清楚的事实,判决陈某无罪,为陈某主持正义、还他一个清白。

谢谢法庭。

此致

 

××人民法院

 

辩护人:湖南业达律师事务所律师肖松平

2011-8-23

  评论这张
 
阅读(3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