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松平的博客

 
 
 

日志

 
 

农村众多的大房子是如何建起来的?------乡村见闻系列之二  

2014-08-29 21:27: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村民为何热衷大建房子?只要村民想建,这些房子怎么就能建起来?

首先的原因当然是村民富裕了。现在我们村建房一般需要花二三十万元,这当然不是个小数字。不过这些年我们那个村和其他地方一样,青壮年劳动力都外出务工(主要是去广东),大多积蓄了一笔钱,如果不够的话再适当找亲戚朋友借一点,建房资金这个最大的问题基本就可以解决了。个别人甚至可以毫不费力的花费巨资建起小洋楼。我们村现在建得最好的一栋房子是2012年建的,当时花了一百多万。主人在深圳打工,具体从事什么行业我不清楚,他的房子很多材料都是从深圳运回的,从路边一眼就可以看出那些材料质量上乘,价格不菲。打工挣了钱,加上原来的房子大部分是木房子,在安全性、舒适性上无法与楼房相比,村民自然兴起建房的热情了。

还有一个重要的心理和社会原因,那就是村民把建新房作为自己人生的重大成就,并由此形成一种普遍的攀比心理。他们大都认为,在自己手上新建了房子就是干成了一件大事,就是在实现人生的价值。村子里也形成了这样一种舆论导向:谁的房子建得大,建得好,谁就有本事。以至于有些本来没必要建房子的村民,也要跟风而从。我们小组有位村民,他现有的房子已经算宽敞了,而且是砖房,离马路也不远,两个儿子都已在城里找到工作。但是他还是要另建房子。他说大家都建了新房子,如果自己不建的话,别人会说自己无能。正是在这种心理因素的作用下,不必要建的房子也建了,没必要建那么大的房子也建成了那么大。像我大哥家的房子,200多平米最多300平米足够了,但是大家都是尽量把房子建得宽大一些,他也就那样建了。建房子,一定程度上成了相互的攀比和炫耀。

当然可能还有其他一些原因,本文不再展开。至于有些地方出现的村民建房圈地以图更多的拆迁补偿的现象,在我们那个偏僻的乡村是不存在的。

问题是,村民有了钱,想建房子而且是大房子,怎么就一定能如愿呢?很明显,这里涉及一个制度问题。现在城市居民到乡村买房是被制度严格禁止的,村民能够如愿,说明得到制度的认可。

可是,我们的制度不是高喊“严格保护耕地”吗?“珍惜和合理利用每一寸土地”这样的制度宣传口号不是随处可见吗?而从乡村实际发生的情况看,这些制度被大大地打折了,变形了。因为村民建房都是占了耕地,而且本来不需要占那么多的耕地。

制度是如何变形的?这确实是一个大问题,值得好好探究。本人这篇短文,当然无法进行深入的理论分析。本人的初步看法是,这里面涉及到国家层面的政策、制度,和地方性法规以及地方基层政府特别是部门利益的复杂博弈。国家严格的政策、制度可能在基层部门的利益选择下被消解了,甚至于被基层政府和部门当成实现利益最大化的合法理由。对于基层部门来说,严格执行耕地保护制度,科学合理确定每户村民建房占用耕地的面积,很可能费力不讨好。而只要村民占地在最大许可范围内,既不用担心追责,而且能收到一笔不菲的收入。本人没有详细去了解村民到政府部门批地建房的花费,但是每户四五千元应该是要花的。这笔收入,对于乡镇和县市政府来说,肯定是笔可观的财源。既不用担心追责,还能大收一笔资金,何乐而不为呢?可以想象,基层部门对于村民建房占地的申请基本上会有求必应,照批不误。至于很多耕地被浪费,国家严肃的制度被架空,那就无暇顾及了。

上面的分析虽然将耕地保护制度打折、变形归咎于基层部门的利益驱动,但是本文没有责备他们的意思。因为趋利避害是人的本能,作为基层政府和部门也自不例外,况且基层部门也可能有不足为外人道的苦衷。上面的分析只是想表明,如果没有各种配套制度的支撑,国家层面的大制度、好制度很难得到很好的执行,弄不好会成为执法部门的创收利器。看看最近被揭发的众多腐败大案,就知道现在很多领域的情形庶几如此。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