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松平的博客

 
 
 

日志

 
 

司法官的骄横和矫情  

2015-08-31 19:36:1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司法官的骄横和矫情——对“教授骂法官事件”的评论

 前不久孟勤国教授一篇批评文章引发的“法律人混战”,【1】固然暴露了该文乃至法学圈一些值得检讨的现象和问题,但是部分司法官在这场论战中流露出的骄横和矫情则更值得人们重视。

这场大混战由孟教授批评法院的一份生效裁判而引发,要对孟文进行分析评价,必须首先明确的是,公民包括案件的委托代理人能不能对对法院的生效判决进行批评?能不能以撰写学术论文的方式进行批评?事实上这个问题也是这场论战的第一个焦点问题。法官“桂公梓”认为,“当事人或者代理人对法院判决不满,如果想申诉可以找立案庭,想抗诉可以找检察院,想投诉可以找纪检部门,想发动舆论可以找新浪微博,总之,在核心期刊上发论文恐怕不大合适,既没有搞清楚监督权和学术批评的区别,也把学术研讨的格调拉得太低了。”虽然使用的是“恐怕不大合适”这种不太肯定的用语,但是观点其实很清楚:不能以写学术论文的方式对生效判决作出批评。另一位法官则没有这样的犹疑不决,而是说得很直白,昂然宣称“生效裁判的对错骂不得”,因为“司法具有终局性,对于生效裁判,必须充分尊重,这是法治社会的基本规则。”在这位法官看来,对法院的生效裁判进行批评是对司法终局性和司法独立原则的冒犯,所以要将其一棍子打死。

在我看来,部分司法官的上述观点体现的是对司法独立和司法终局性原则的一种走火入魔式的理解,流露出一种骄横的心态。

司法要有独立性要有终局性,这是现代法治国家的基本规则,但是不能以此来排斥、否定公民对法院生效裁判的批评。我国目前的法律不仅没有禁止公民对法院生效裁判进行批评,相反宪法规定公民享有广泛的言论自由,享有对国家公权力和公职人员进行批评监督的权利。从国外司法独立的历史发展进程看,司法独立、司法具有终局效力也是和公民言论自由、媒体的舆论监督共生共长的,言论自由的充分行使、媒体监督作用的有效发挥,恰恰同时为司法的独立和终局性创造了赋予其正当性的外部环境。从当前法治发达国家的现实看,司法的独立和终局性已经深入人心,并成为社会公共生活的一条基本规则,公民依然可以对法院的生效判决进行批评、抗议,司法的权威依然不可以、不应该堵住公民对法院生效裁判的的批评和批判。

抛开上面这些大道理,在当前的司法环境下,对法院生效裁判进行分析批评还具有另外一个重大的现实作用,就是有助于揭露和遏制司法腐败和司法不公。司法腐败、司法不公已经成为一个严峻的社会问题,这绝不是耸人听闻。没有接触过司法实践的人也能从最高法院不久的时间之内先后有两位副院长因腐败而落马的事实,而想象到司法腐败、司法不公是何等不堪。至于那些有司法实践经历的人尤其是经常和法院打交道的律师,对司法腐败、司法不公完全可以说是见多不怪,感觉麻木了。

司法腐败问题几乎都会涉及到贿赂犯罪。由于贿赂双方形成利益共同体,加上取证困难,导致贿赂犯罪很难查处。再加上法官本身享有一定的自由裁量权,司法腐败的可能性更为大增。说句得罪人但又肯定是事实的话,还有大量的腐败司法官没有被揭发,成为了漏网之鱼。

要揭露、遏制司法腐败和司法不公,当然要多管齐下,对法院的生效裁判进行深入的分析批评并写成文章正是其中一种很好的方式。这样的文章可以让公众看到法院的裁判在证据采信上是否合理,在事实认定上是否妥当,在法律适用上是否准确,将法官的裁判结果置于公众严格的监督审视之下,从而促使法官提高司法能力、遵守法纪和司法伦理,促使法官不敢腐败。

当然,要写这样的分析批评文章是很不容易的,不仅要求相当高的法律专业素养和写作能力,还要有充分的时间和经济条件保障,也还要求能够静下心来进行深入思考的沉静心态。哪一类人最有条件来完成这样的工作?我认为是那些在高校和研究机构从事法学教学研究的学者,特别是那些既从事法学教学研究同时兼职从事法律服务的学者。

张明楷教授曾提出,法院生效裁判文书上网不一定能产生人们期待的那种便利于监督司法的作用,因为法院对于将要上网的文书往往会预先进行技术处理,在事实的陈述、证据的取舍上尽量往裁判结果上靠,使公众无法从裁判文书上发现文书背后可能隐藏的腐败猫腻。【2】张教授的这一观点是非常有见地的,因为法院和法官同样有趋利避害的本能。不过与张教授对裁判文书上网所持的消极立场不同,我倒认为裁判文书上网具有不可替代的正面价值,必须坚持,只不过对于法院在此过程中可能使用的上述手段要有对应措施,迫使法院不敢耍花招,忽悠糊弄公众。

由案件的当事人、代理人公开发表对案件及其裁判结果的分析批评文章就是最好的应对措施。当事人、代理人亲历案件审理的整个过程,对案件涉及的事实、双方提交的证据了如指掌,对法院审理过程中的态度和表现一清二楚。上网的裁判文书如果存在偏颇、疏漏或者失当之处,一般的公众固然可能难以发现,但是绝对逃不过当事人及其代理人灼灼的目光。如果他们发现并公布上网裁判文书存在的种种问题,或者公众从上网裁判文书与一方或者双方当事人、代理人公开发表的分析批评文章中发现了两者或者三者之间的显著差异,那么公众就对上网裁判文书产生种种合理的疑问。这样的疑问就会对法院和法官产生巨大的压力,促使他们在撰写法律文书时把事实陈述清楚明白、全面完整,把对证据采信、运用的道理说清说透,在此基础上对双方的观点进行深入详细的评价,对法律适用的问题进行令人信服的论证。通过这样在裁判文书写作上促使法官进行充分、完整、详细的陈述和说理,就会最大限度的挤压司法腐败的空间,从而从源头上预防、遏制司法腐败和司法不公。

所以,高校、科研机构中从事法学教学研究的学者兼职从事法律服务,他们对于自己代理的案件进行分析探讨、对法院的生效裁判进行批评批判,这是遏制司法腐败、推进司法清明的一种非常好的形式。在司法腐败极为严重的当下,这样的方式应该大力提倡,因为它符合整体的公共利益。

引发这场大混战的文章正是孟勤国教授对他自己亲自代理的案件所写的分析批评文章。本来《法学评论》刊发这篇文章时就要特别突出孟教授的这一代理人身份,这不仅是一个信息如实披露的问题,更是因为孟教授的这一代理人身份使得他的这篇文章更有意义,更加值得重视。可惜的是秦前红主编竟然删去孟教授的这一身份介绍,结果不仅减损了这篇文章本来应该早就可能得到的关注,相反为他人攻击自己提供了口实。在我看来秦前红主编真是糊涂透顶。

不过对于法院和法官来说,姑且不论是否适合在公共空间与孟教授进行论战,即使要反击蒙文,也不应该在孟教授的代理人身份上做文章。不管孟教授是不是代理人,写这样的批评文章都是他的权利,而且正是他的代理人身份使得他的文章更有利于暴露这个案件可能存在的司法腐败、司法不公,对于这样的批评,法院和法官首先是要认真倾听的。在认真倾听之后,即使要反击孟文,也要把焦点对准该文讨论的关键问题,即该案在证据采信上是否恰当,在自由心证的运用上是否存在滥用等,这样才体现出法官应有的专业素养。

让人遗憾的是,部分法官在孟教授的代理人身份上大做文章,含沙射影,冷嘲热讽。这不仅反映其心胸狭隘,缺乏对公民的言论自由权、批评监督权的尊重,还缺乏一种宏观的视野,缺乏在司法腐败严重的社会里司法官首先应该虚心倾听、接受公众的严格监督和批评的这种大局观念。

认为孟教授作为案件代理人不应该在学术期刊上发表文章来对法院的生效裁判进行指责批评,这样的观点更是要用司法权威的大旗来封堵一种有效的遏制司法腐败的途径。“生效裁判的对错骂不得”,就是直接要人们在生效的裁判面前闭嘴。这样的司法官能够产生出司法权威吗?很明显,不能。他们言行中体现出的只是司法的傲慢和骄横。


     当然,也有一位知名法学家支持这些法官的观点,他引用的是美国大法官杰克逊那句著名的话:“我们的判决之所以是终极性的,不是因为判决正确;恰恰相反,我们的判决之所以是正确的,正是因为我们的判决不可推翻。”

在我看来,这位知名法学家运用的这个论据没有说服力。暂且不说杰克逊说这话是在1953年,彼时美国的司法权威已经坚如磐石深入人心,这与我国当前司法权威远未树立的现状相比,差距简直不能以道里计,单就杰克逊这句话的本身含义而言,也是另有所指。周永坤教授通过考察这句话的原文,指出这句话是杰克逊针对联邦最高法院与其他法院的关系而说的,意思是说官司打到联邦最高法院就不能再往上打了,就到顶了,虽然它不一定对;他说这句话体现的是他对自己作为联邦最高法院法官职责的一种清醒的认识,而绝不是要依靠联邦最高法院的这种地位来拒绝社会公众对联邦最高法院的批评,事实上美国法院、包括联邦最高法院的裁判无时无刻不在接受社会的批评;法官这种清醒的自我认识不仅没有加剧法院与社会的对峙,相反它使法院的判决得到更高的社会认同。【3】

弄清楚杰克逊法官这句话的真实意旨,我们就会发现在这场法律人大混战中,杰克逊的话不是支持主张对法院的生效裁判不能进行批评的一方的论据,相反它是支持反对一方即对法院的生效裁判可以进行批评一方强有力的反证。对于反击孟文的那些司法官而言,这位知名法学家是在无意的帮倒忙。

知名法学家为骄横的司法官站台,效果却适得其反。指出这一点是想说明,法学界本来就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有对法院进行严厉抨击批评的,同时也有为法院摇旗呐喊、鸣冤叫屈的。法官们其实大可不必担心法学界缺乏为法官群体、为法院说话和辩护的的代言人。看看这些年对司法独立、司法终局性的呼吁,不就是法学界叫喊得最热切、最响亮吗?就孟文批判的司法裁判而言,孟教授作为原告代理人对裁判持反对立场,但是只要法院的裁判真有道理,那么对方当事人及其代理人完全可以写反击孟教授的文章,法学界肯定也有人愿意写这样的文章——而且和孟教授无偿为原告代理一样——无偿的为对方当事人写这样的文章。法官们本来可以气定神闲,作壁上观,看学者们如何就该裁判文书打笔墨战。那样的话,既轻松自在,又显得沉稳自信,还体现了法官应该与社会公众生活保持适当距离的职业特点。法官如果卷入这样的是非之争,一不小心就会损害这个群体应有的形象,进而连累到司法权威的树立。所以,徐昕教授劝法官不要卷入这场论战,实在是用心良苦。

有法官还是收不住,要继续论战,“桂公梓”接着又发文《与孟勤国和徐昕老师谈谈心》。如果此前的言论流露出的是骄横,那么这次流露出的则是矫情。他是这么说的:

“法院和法官,这些年来被人当做破鼓一样,任谁都想来锤一锤,闷不吭声地承受了这么多年,委屈地要生出心梗来,也没见有人夸法院度量大姿态高,也没见有“寒山问拾得”之类的文字来赞美法院不惧诋毁。姿态低到了尘埃里,也没能开出半朵花儿来。”    

 在我看来,这些年法院和法官是受了很多委屈,但是那是在比法院更为强势的行政权力面前受了委屈,法院和法官在普通当事人面前、在代理律师面前仍然是牛气冲天的。孟勤国、徐昕两位教授在法学界再有名,也没有能力委屈法院和法官,否则徐教授不可能感慨在代理案件时有时“连杀法官的心都有”,孟教授不可能输了那一场官司。法官的这种哀怨应该到比法院更为强势的机构面前去倾诉,在普通公众面前说这样的话,就显得很矫情了。

本文要特别强调的是,虽然直接参与这场法律人大混战的司法官不多,但是在微信圈内,反映出个别司法官骄横、矫情心态的上述言论和观点获得了他们众多同行的认同,这种心态似乎成为司法官当中一种比较普遍的心态,这就值得重视甚至警惕了。

司法独立的原则在我国还没有完全落实,司法的权威也远远没有树立。当前中央深入推进司法改革,落实司法独立,树立司法权威,推进依法治国,这是顺应经济社会发展推出的重大举措。随着改革措施的落实,法官队伍将在国家治理中承担起更加重要的职责,享有更大的司法权力,这是每一个法官的巨大关荣。

不过,可能有部分法官对自己的职责和使命没有清醒认识,相反随着自己掌握的司法权力不断扩大而产生心理膨胀,变得狂妄自大,骄横傲慢。我国有几千年的封建专制历史,权力通吃、有权者大的封建思想遗毒根深蒂固,加上多年来不太健康的司法生态,使得相当一部分法官多多少少产生了服从于权力而不是服从于法律的潜意识。由于诸如此类的因素,当手中的权力扩大之后,法官变得更加骄横自大,这是不难理解的。

司法改革要达到的理想状态应该是:司法权扩大足以制衡目前过于扩张的行政权,更加有效的保护公民、社会权利,更加有效的制裁和打击违法犯罪行为。但是,如果法官的司法权扩大之后没有相应的制约措施,就有可能既收不到制衡行政权的效果,也起不到保护公民、社会权利的作用。其原因在于:相比行政权,司法权可能仍显弱势,司法权想制衡行政权心有余而力不足,或者干脆就和行政权联手结盟,打成一块;相比公民、社会组织的私权利,司法权变得更加强势,在普通公众面前更加骄横傲慢。毫无疑问,这样的局面完全就是不受其利,反受其害,是最差最差的结局,。

这也是在推进司法改革时要警惕和避免的地方。如何避免?在我看来,就是要在扩大司法权力的同时相应扩大公民权利,最主要的是公民的言论自由权、对国家公权力的批评、监督、控告的权利。公权力天然有扩张的惯性,只有在受到强有力的其他权力(利)的制制约时才会止步,对于司法权也是如此。只有当司法权足以制约行政权,而公民权利足以制衡司法权时,这几种权力(利)才形成一个良性互动的结构,司法权在普通公众面前才不是一副骄横傲慢的嘴脸。

如何实现这样的局面?在我看来充分发挥律师、法学研究者对司法权的监督、批评作用是最重要的两个环节。其道理我已在前文中进行了认真的阐述。这也是我要声援孟勤国教授的原因。尽管我不一定赞成孟教授文章的某些观点,但是他这种亲身参与司法实践并撰写分析批评文章的方式,对于揭露、预防司法腐败,遏制司法骄横都是功莫大焉。这种方式也是法学教学研究者为法治进步所做的一种独特贡献。所以本人声援孟教授,不全是因为本人也是一名法学教学研究者,也是一名兼职律师,更主要的是为了我们共同的法治事业。

【1】“看,这一场法律人混战”,http://www.legalweekly.cn/index.php/Index/article/id/8342

【2】张明楷:“刑事司法改革的断片思考”,《现代法学》2014年第2期。

      【3】周永坤:“杰克逊大法官究竟说了什么?”http://blog.caijing.com.cn/expert_article-151500-32362.shtml)

 

(此文发表于《湖南律师》2015年第5期,发表时有删减。)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