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松平的博客

 
 
 

日志

 
 

农村的养老之痛  

2016-11-20 17:34: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母亲去年国庆节前夕中风昏迷,虽然抢救过来,但是此后就再也站立不起来,完全失去了生活自理能力。母亲卧床的这一年多时间里,我们五兄弟出力的出力,出钱的出钱,共同把照顾母亲的责任扛起来。

现在想来,我真庆幸我们五兄弟的经济状况还算过得去,庆幸我们其中有三兄弟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考上大学而且后来也没有遭受国有单位下岗潮的冲击。否则,母亲年老患病需要照护时,我们可能就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子女有心尽孝但常常无能为力,这正是农村的养老之痛。

我有一个远房叔叔,好几年前就中风瘫痪,只能靠双手爬行。他只有一个儿子即我的堂弟。堂弟有一男一女两个小孩,为了生活他两口子到外地做生意。我这位远房叔叔一个人留在农村老家,他住在本村另一个生产队的妹夫每天给他送两餐饭看他一下,就只能这样了。叔叔去世前的那几天,堂弟也不在他身边,他去世后的第二天深夜堂弟才赶回来。

即使儿子在身边,可能也好不到哪里去。我村的村支书,他母亲也瘫痪卧床几年了。由于他是独子,加之任村书记,他就没有外出。村支书两年前在离他老房子一公里远的马路边建起了新房子,他两口子搬进了新房,不知是因为他母亲不愿意搬还是什么原因,他母亲还是一个人孤苦伶仃的住在老房子那边。没有人陪护,没有人照应,无奈的等着油尽灯枯的那一天。村支书也只能是每天骑着摩托车给他母亲送两次饭,然后又要为生活去奔忙。

农村的老年人一个人呆在家里,白天倒还关系不大,最担心的是晚上。现在农村大部分人都在交通方便的地方建了新房,留在农村的人本来就很少了,住在老院子的就少之又少了,往往只有一两个老年人。一到天黑,那些老院子可以说是死一般的沉寂,令人可怕的沉寂。如果晚上有什么意外情况发生,只能听天由命。

黄灯老师那篇影响广泛的《一个农村儿媳眼中的乡村图景》中提到的洞庭湖平原、江汉平原农村老人的高自杀率,在我们那里倒是还没有出现,但也并非没有。我认识的一对中年夫妇,说起来和我家还算是亲戚,好几年前这对夫妻一起喝农药自杀,年纪才50多一点,让人不胜唏嘘。分析原因,可能是他们没有儿子,经济条件不好,身体又出现一点毛病,为了不拖累女儿女婿才如此决绝的自行了断。

当然我们那个村老人的自杀率不高,并非意味着我们那里的农村老人比两湖平原的老人晚年更加幸福。我村老人晚景凄凉的不在少数,之所以自杀的人很少,一个重要原因可能是他们想自杀也不可得了!农村老人瘫痪卧床的不少,他们想找瓶农药自杀也无能为力了。我就听到一位刚过八十岁目前还能生活自理的老人说过,他现在要早做准备,自己不能自理时就自己喝农药了断。他讲这话时,心情平静而又语气坚决。我听了,感觉悲凉又冰凉。

尽管农村的老人大多数难有幸福的晚年,但是我每次回老家和这些老人谈起现在的政策时,这些老人纷纷表现出对现行政策的赞扬甚至感激。取消农业税并对种田进行补贴,这是获得民心最重要的政策举措。

这些饱经沧桑的老农,当他们谈到如今凭自己的劳动种田能够自食其力还享受政府补贴时,他们流露出的是由衷的满足。当然,他们比较的对象是曾经经历的那些挨饿的苦日子以及我国传统上专制皇权对农民盘剥的漫长历史。所以,常常从这些老农的口中说出这样的话,现在的领导人是“最好的皇帝”。

农村老人对政府是心怀感激,但是他们的晚年又不幸福,这时他们会责怪谁呢?他们只会责怪自己的儿子,责怪儿子对自己的不孝。

我们村一对现在年纪都接近八十的夫妇,在他们中年的时候他们不赡养父母,把责任推给当民办教师的弟弟。现在他们老了,两个儿子也不管他们,老两口就时常对外人责备儿子儿媳的不孝,好像儿子的处境和当时他们的情况大不一样似的。

本人提出这个问题和事例,不是要在此弘扬孝道,不是要宣扬因果报应,更不是要表达对这对夫妇的幸灾乐祸。在我看来,孝道早已融入到我们这个民族每个个体的血脉中,本不需要刻意去宣传教化,只要条件具备,孝道本来是可以得到自觉践行的。子女不尽孝,是因为有心无力。

拿这对夫妇来说,他们年轻时要养育三女二男五个小孩,轻松吗?肯定不轻松。于是他们把赡养父母的责任推给经济条件稍好的弟弟。现在他们夫妻老了,可是两个儿子和他们当时的情况一模一样。他们的两个儿子和我是同年代人,一个和我还是小学、初中同学,我知道他俩心地善良。他们两兄弟,做哥哥的靠多年的打工好不容易在城里买房安了家,有三个孩子,大的孩子已经成家,小的孩子还在读高中,他夫妻俩就靠做点小生意维持生活。自顾尚且不及,哪还有能力照顾老人?做弟弟的,个子矮小,条件还没有他老兄好,好不容易在农村建起了新房子,他有两个儿子现在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挣钱解决他两个儿子结婚的终身大事就够他累的了。每次我回老家,看到他身体单瘦仍然从事重体力的劳动,我对他的敬意就油然而生。

是的,这些人在他们父母眼中是不孝儿子受到父母的责备,但是我对他们充满同情。我知道父母恩深,做子女的再孝顺也报答不尽,在母亲风烛残年之际我还算尽了自己的点滴孝心,实在是因为我比这些人幸运一点而已。如果我没有考上大学跳出农门,如果在上世纪末那场席卷全国的下岗大潮中我成了落魄者,我也就可能和他们一样成为一个不孝子。

子女有心尽孝但是无能为力,这是中国农村老人的养老之痛,也是为人子女者的心头之痛。

薛涌在《我们能告赢下一代吗》一文中,分析了现在的年轻一代以后可能不赡养父母的原因。在他看来,从整个社会来看,年轻一代不管不顾他们的上一辈并非就是大义不道,甚至还有某种合理性。我理解,薛涌并非要为加在普通人身上的孝道伦理道德解套,而是要为孝道的落实寻找可持续的实现路径。此文章的分析理性、冷静甚至冷酷,对单个的家庭具有明显的指导意义。我家就是一个不算典型的例子。30年前,我父亲身患肝炎,这本来不是一个什么大病,及时医治应该可以治好。可是当时我们五兄弟,大哥、二哥刚结婚生小孩,三哥刚考上大学,四哥和我正在读高中。家庭条件本就困窘,父亲考虑到如果要治他的病肯定对我们几兄弟的生活大有影响,于是坚决放弃治疗,不久就去世了。此后我们这个大家庭咬紧牙关、艰难度日,三兄弟相继考上大学,整个家庭才慢慢好转。若干年之后,到了我母亲年老时,我们几兄弟就可以轻松的尽自己的孝心了。重视子女教育,确保下一代教育上的成功,实现社会地位的向上提升,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这对于农村每个家庭的养老问题而言,可能还是最可靠的途径。

但是,薛涌此文只是从代际关系角度来分析养老问题。其实,中国的养老之痛还有一个更大的痛点,那就是因阶层身份这些因素导致的等级差异。中国经济高速发展了30多年,整个社会的财富大幅增加,但是农村的老人还没有享受到他们应得的那一部分。从制度角度看,打破身份、体制的藩篱,建立普惠的、相对公平的社会保障制度,才能够给农村老人一个幸福的晚年。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