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肖松平的博客

 
 
 

日志

 
 

超越法律:对先救母亲还是先救女友问题的另眼观察  

2016-06-28 10:16: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超越法律:对先救母亲还是先救女友问题的另眼观察

肖松平 (湖南业达律师事务所)

 

“母亲和女友同时落水,先救谁?”对这道残酷的选择题,法学界流行的观点是应该先救母亲,因为在母亲落水的危难情况下儿子负有救助母亲的法律义务,而对女友则没有这种法律义务。这个观点令人信服吗?未必。不少人已经提出质疑,认为这个观点过于武断,失之简单。

不过目前的讨论主要还是从现有的法律规定、原理出发进行逻辑上的演绎,实际上是一种法律教义学的分析套路。法律教义学在解决常规、普通案件时是一种有用的手段,但在面对价值判断尖锐对立的难办案件时,它就显得捉襟见肘了,必须借助于法律教义之外的其他知识资源才能寻找到恰当的解答。

日本在明治维新之前,由于粮食匮乏,很多山区流行一种习惯,为人子者将年老的父母背到山洞中等死。为了拯救年轻一代而宁愿牺牲年老一代,这种社会观念在今天的日本仍然不曾动摇。前几年日本连遭海啸、地震、核电站泄漏的大灾难,在生死关头,承担核电站抢险任务的敢死队员清一色的是老年人。无论是对家庭,还是对社会乃至于整个国家,年轻人比老年人都要珍贵,当不得不做出牺牲时,只能是牺牲老年人留下年轻人。日本社会的这种选择确实残酷,但是不得不承认,这种选择是理性的。

考察我国社会状况就会发现,这种残酷的理性选择,在我国也并不显得另类。经济困难的家长为了下一代的前途命运而宁愿做出自我牺牲,再苦再累也无怨无悔;身患重症的家长为了减轻子女负担而放弃治疗。“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也体现了这样的社会价值观念:儿子对于父母的赡养义务并不具有绝对的至上性,儿子繁衍后代的责任就要优先于对父母的孝顺义务。

所以,当不得不做出牺牲时,宁愿牺牲老年人也要保住年轻人,这样的选择无论古今中外都无可厚非,甚至是势所必然,具有深厚的社会认同。法律做出这样的选择和评价就具有充分的正当性。否则,社会就无法持续的存续发展。

从人性、人伦来看,夫妻之爱情,男女之恋情也完全可以超过对父母的亲情。“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这样的高调当然当不得真,但是夫妻之爱才是人伦之始,夫妻感情才是一个人人生中最重要的情感归宿。外国有这样一个故事,大意是说当一个人不得不对他的亲人不断的进行筛选,他第一轮筛选掉的是祖父祖母、外祖父外祖母,第二轮筛选掉的是自己的父母,第三轮筛选掉的是自己的子女,最后剩下的那一个是自己的配偶!这种选择体现出来的是人性,是人的本性。这种人性说来也不难理解:父母会先于自己而离开这个世界,子女长大后也会离开自己而独立生活,只有配偶才是陪伴自己走过漫长一生的唯一的人。

这种人性、人伦,在我国社会中也是得到认可的。“儿孙满堂,不如半路夫妻”,说明的正是夫妻之爱要高于父子、母子之亲情,说明这种人性、人伦不会因为社会制度的不同而出现差别。

法律必须是理性的,法律也必须尊重人性、人伦。如果从这些角度来观察,对于“母亲和女友同时落水,先救谁?”这个选择题,法学界上述流行观点就大可质疑了。

不错,这个题目设定的情境是母亲、女友同时落水,而不是母亲和妻子同时落水。但是,姑且不论儿子的女友很有可能就会成为儿子的妻子,只要站在整个社会的立场,在法律上认同、支持牺牲母亲这个年纪大的而先救女友这个年纪轻的,虽然残酷,体现的恰恰是法律的冷静和理性。法律作为社会最重要的正式制度,如果失去冷静和理性,这样的法律将会自我毁灭。从人性、人伦看,为了爱情而牺牲自己是符合人性的,殉情而死的事例从古至今并不鲜见,先救女友而宁愿牺牲母亲当然谈不上大义不道。

支撑上述流行观点的理论,是认为母亲在危难情况下,儿子就处于母亲的安全保证人的地位,在法律上负有救助的义务。这套理论实际上就是传统孝道观的翻版。因此,这道选择题以及上述流行观点,不过是中国古代“二十四孝”故事中那个著名的郭巨埋儿的故事的一个升级版本而已。

但是,正如十年砍柴指出的那样,郭巨埋儿这个悲惨的故事以及故事最后那个光明的尾巴,只能是神话传说而已,是不可能当真的。这样的神话之所以在古代流传,最重要的原因是古代社会中正式制度不能为普通百姓提供充足的权利保障,人们只能寄希望于上天,听天由命。也正因此,鲁迅先生虽然奉母至孝,但是他却狠狠地抨击“二十四孝”代表的那种孝道观。(十年砍柴:“卖身葬父”“郭巨埋儿”道德脸谱的背面,http://liyong303.blogchina.com/648135.html)

由此可以看出上述流行观点不仅不理性、有违人性,还缺乏一种更加宏观的社会关怀,缺乏一种促进社会进步的制度视野。日本明治维新时期以前的山村老人被儿子背到山洞中等死,现在这种现象一去不复返了,这不是靠弘扬孝道实现的。法律制度的进步是社会文明进步的最重要内容。

法学界上述流行观点的产生,我认为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法律教义学的影响。法律教义学强调法律是一个自给自足的封闭的规则体系,在面对法律问题时只需要根据现有的法律规定、法律原理等条条框框来进行三段论式的逻辑判断就可以得出结论,不需要寻求法律之外的其他资源来应对。这种形式主义的法律观是存在巨大缺陷的,它完全可能导致反法治的糟糕效果。法律作为人类社会最重要的正式制度,既从社会中来,又要到社会中区。一位著名的法学家说过,不懂社会的法律人是人民的敌人。只有对社会、历史、人性、经济等诸多方面有足够的了解,才能够真正理解法律。换句话说,当我们对一个法律问题进行判断处理时,不仅要看到那些可能适用的法律规定、原理,还要结合社会、历史、人性、经济等诸多因素对现有的法律进行准确的有时甚至是重新的理解,这样才能得到一个恰当的结论。借用波斯纳的话来说,就是在分析解决法律问题时,需要超越法律。如果运用这种超越法律的视角来分析先救母亲还是先救女友的问题,就可能得出不同的回答。

(发表于《湖南律师》2016年第2期)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